我们人类的科技进步,总体上依赖于各个领域在后人对先人成就的全部理解之上进行再次的创新突破。

类似于我们不断攀登一座高山,一边攀登一边修路,只不过所有的后人都要从山底重新爬起,走完先人铺设的老路以后,用自己的余生再去进一步开拓更长更远的路。

那么如果有一天,当科技发展到极尽人类一生的碳基本能也只能将将在细分领域将先人的路走完,即这个学习过程异常漫长,长到需要一生来完成学习,毫无余生或智力潜能进行再发展再创造之际,人类的科技还将如何提升?

虽然认知的积累对于全人类是建设性的,但在很多领域必须有人去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先去充分理解许多复杂的概念和逻辑之后才能进一步发展,尤其是那些纯理论学科(比如数学),学习的门槛越来越高,进一步突破的空间越来越有限。

与此同时人类的碳基极限又是脆弱而渺小的。纵然医学的实质就是拓展碳基的极限,但当到达一个天花板之后,除非使用一些激进的技术手段,否则仅靠自然演化无法从根本上提升人类的寿命和智力水平、记忆力。

更加残酷的是:即便没有任何内耗,碳基生物在地球的繁衍机会不过还有10亿年,在那之后由于太阳聚变剧烈程度的提高,地球的地表温度将升高到液态水无法存留的状态,再也没有河流、冰川、湖泊、海洋。地表将变成一片干涸的地狱。

那未来路在何方?

一种方法是通过基因手段,以激进的方式改造人类,拓展碳基的极限。让人类的思维能力、记忆力和寿命水平取得重大突破,同时达成记忆移植技术,使后人能够站在前任的肩膀上直接再次攀登。但姑且不谈即便很久以后这样做的伦理和生理风险,总体上仍然是杯水车薪。

另一种方法是将我们的生命形式由碳基载体彻底让位给硅基或其它更高级的载体。由它们在我们的科技成就之上进行继续的“繁衍”和发展。如果碳基的人类能够在很久以后认同这种形式,最后一代碳基放弃自我繁衍,并将所有记忆思想全部移交给硅基继任者,那理论上讲人类的科技成就可以得到更好的继承和突破。

虽然现在谈这些还太遥远,但我们总要居安思危,小到自身,大到种族,切不可盲目膨胀、无限自满。仅以这一点点感慨与大家共勉